为了清白,我向五金机电平台的读者们“自首”

  • A+
所属分类:海外投资

前两天看到平台读者的一个留言,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太低调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安全。

船长

船长是谁?船长是我呀。

我是谁?我就是我呀。

最近“船长”这个笔名惹了点麻烦,今天看平台留言的时候,看到一条令我错愕的留言“船长,建议你做个自我简介,前世今生交代清楚,让我们放心你不是图谋不轨。你看人家逻辑思维,吴晓波频道等自媒体都比较透明,一看就放心当脑残粉”

看到留言我回信说“你真不知道我是谁?“

读者说“真不知道你是谁“

我又深深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读者说“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都说重要的事情要问三遍,经过我反复侦查得出来的结论是“他确实不知道”

看来我是高估了自己的知名度了(我脸皮厚起来也是加强版),我向一直关注我们平台又不知道我是谁的读者表示深深的歉意,我的“自首”来晚了。

面对汹涌的民意,我只能无耻的屈服了。当众自首,深情告白。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说句实话,谁特么不想出名啊,我也想啊,也想自己给自己写篇专访,主要是怕被大家一人一口唾沫把我淹死。不过读者的疑虑为我的个人“自首“提供了逻辑上的合法性。

我是该谢谢你呢?还是谢谢你呢?

前世今生,段子太长,我只能把工作之前的经历阉割掉了。如果按兄弟的要求执行,今年平台想发篇行业评论都没档期了,大家只能看一年我的自传了。

不废话,自首正式开始

进入电动工具行业之前,在容声跟可口可乐呆了三四年的时间,

咱也算是带着明星企业光环进入机电圈的。

进入电动工具的原因有点小偶然,我哥当年在乐清一家公司,当知道我计划从可口可乐离职的时候,他说你可以去电动工具行行试试。

在困惑没有方向的时候有人给你指条路,心里就没有那么慌张了。

他也不懂电动工具行业,只告诉我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就是电动工具行业东成比较有名,可以从网上看看招不招人。咱毕竟是在世界500强企业呆过的,先网上投石问路,一看东成在招什么店长之类的,管他具体做什么呢,有枣没枣先打两杆子。在网上发份简历过去,结果石沉大海。

后来为什么阴差阳错的进入了信源了呢?

当时计划去两个地方找班上,一个是永康,一个是启东。

估计任凭你们想破大天估计也猜不到我为什么先去永康找工作。

当时出发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首先,我用尺子在中国地图上量了一下,发现永康离重庆的直线距离相对较近,所以计划先到永康看看,找不到工作再去启东。

其次,去的时候也置办了一身行头,对于一个不自信的人,牛B的硬件会增加你的自信。(后来老同事们说,靠,你当时来面试时候穿的衣服跟卖保险的似的)

去了永康暂住在小旅馆里开始苦逼的找工作,在永康人才网上一查“我嘞了去,电动工具云集的永康只有一家电动工具公司在招人,那就是信源,连个备胎没给我多留,心里顿时有点忐忑。

形势有点严峻,但谢天谢地面试状态不错,顺利的拿到信源的offer,惟一有点小纠结的是适用期工资太低,但我又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眼看钞票哗哗的往外流,没有进账,心里也是比较慌的,算了就他了。

对这家公司在行业的江湖地位真是一点概念都没有,心想干干再说吧

幸运的是信源公司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团队氛围也非常好,没有一个同事歧视我是个外地人

我感觉最主要的原因

他们大多数也都不是本地的

在信源做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西南五省一市的“最高行政长官”,我手下管的人

除了我好像还是我。

直到离开电动工具行业我也只呆过这一家公司而已,在这里也要感谢信源公司的培养,翟老大的关照,同事们的呵护,非常愉快的渡过三年时光

都说“成功的男人为了事业可以四处漂泊“,而我恰恰是距离成功有点远的那种男人,最终选择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因此回老家谋生。

回到石家庄,不想放弃为之奋斗了三年的机电圈。再次重新从零起步,我都快30的人了,实在等不起再次从“小白”一点点的蜕变。于是我扫描了石家庄跟圈子沾点边的所有工厂,终于发现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石家庄易拉得管业。

你说他跟机电圈沾边吧,好像关系不强;你说他不沾边吧,还有些许关联。

就是这么一家小公司被我选中了

这家公司吸引我的不是非常有诱惑力的年薪,

也不是高管的职位,从职位名称上来说确实从区域经理变成了销售经理,

但是我能管的人除了我好像还是我,

外贸部、市场部又特么不归我管。

惟一吸引我的就是我的生活路线图从“家—公司—市场”三点一线的生活轨迹,变成“家—市场”。

这确实是打工这么多年以来最人性化的一家公司,不出差的时候就可以在家照顾老婆孩子,基本出差一个月在家一个月,曾经梦寐以求的是“双休日“,

万万没想到上帝赐给我的是上一天班休息一天的待遇,

我估计放眼世界去看,

易拉得在人性化方面的对手比较难找。

直到今天仍然在这家公司上班,利用业余时间收拾一下公众号。

我计划从这家公司的销售岗位上退休后直接进入养老阶段。

为了五金机电平台,为了评论的客观和公平,实在不方便再进入机电圈的主流项目。

即使我在写工具分析的时候,信源在可写可不写的范围之内,我也尽量选择了不写。

为什么不写,你们懂的。

在此向老东家也表示深深的歉意,如果不是我在弄平台,你们的“出镜率”可能会更高。

从站在机电圈的边缘看机电圈的中心也是一道风景;一旦我打破这个平衡,进一家电动工具公司再去分析电动工具的时候,说的再客观公正也会被骂成是“五毛党”,我的立场已经给我贴上了个标签“不可能客观”。

再次请五金机电所有读者放一百个心,我真不是潜伏在机电圈的“余则成“,我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可以耍。我只想从个人角度谈一些看法,在浮燥的机电圈发出微弱的一点声音。

我的“自首”到此结束,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当“脑残粉”,再补充一点,虽然只是卖一个小小的气管,但还是有一颗密切关注机电圈的心。

差点忘了最应该自首的一个内容,我的中文名字叫耿双川,英文名叫gengshuangchuan,

只所以起个笔名就是因为本名太绕口。

“自首”结束,散会!!

  • 移民通
  • 移民专家免费咨询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移民百事通官方微信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