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TPP,中国企业如何突围?

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10月5日宣布,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成功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谈判,达成TPP 贸易协定,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

tpp

作为太平洋沿岸的重要国家,中国被排除在了TPP之外,尽管美国甚至日本在协议大致达成以后,也声称欢迎中国加入。但事实上,TPP的不少条款本身对中国而言就是壁垒。

从目前的形势看,中国要突破TPP封锁圈,需要建立更为广泛和开放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亦可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自由贸易网络。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可以充分利用TPP正式实施前的这段时间,将产能进一步转移到TPP成员国,在当地建厂并出口,增强海外产能布局,不仅可以应对这一贸易新规则,还可以增强企业的全球竞争力。

TPP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又当如何应对?走出去智库综合各大券商分析观点,供大家参考。

要点

1、从贸易角度看,TPP对中国有不利影响,但幅度有限。

2、突破TPP封锁圈,中国要建立更为广泛和开放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

3、对标TPP,中国可以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和服务业开放,经济的增长潜力将有望显著提升。

正文

文/走出去智库、各大券商报告

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谈判国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部长会议上达成基本协议,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至此,历时5年多的TPP 谈判宣告结束。

尽管TPP 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但TPP 的不少条款本身对中国而言就是壁垒,例如货币自由兑换、国企私有化等。而作为太平洋沿岸的重要国家,中国被排除在了TPP谈判体系之外。

对中国的影响

TPP本质是区域自由贸易一体化协议,不仅旨在消除贸易壁垒,而且涵盖环境保护、政府采购、知识产权、投资等贸易条款,是更高标准的贸易协议。目前TPP成员国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秘鲁、智利等12个国家。

2013年,学术界已就TPP对中国外贸的影响进行了测算。结果显示,对中国而言,如果被排除在TPP 协议之外,将拖累中国实际GDP 增长下滑0.14个百分点,同时由此带来的福利损失为40.58亿美元;如果中国加入TPP,对GDP 增长将产生1.21个百分点的正面影响,且由此带来的福利收益为194.45亿美元。

走出去智库发起机构之一、中信证券指出,TPP成员国中有中国主要的贸易竞争对手,其贸易结构与中国也较为相似,被TPP排除在外至少从贸易角度看对中国有不利影响。

具体而言,纺织品、食品加工、服装、汽车出口预料下降2%~3%,而电子产品、有色金属、皮革制品等行业的出口或将上升0.5%~1.5%。

海通证券报告认为,目前TPP包含了全球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涵盖了全球40%左右GDP,包含了中国的第二和第五大贸易伙伴。而中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高达42%,其中出口依存度达到23%。如果中国不加入TPP,则货物贸易将面临高关税等贸易壁垒,对出口乃至经济形成冲击。

tpp

国泰君安证券指出,TPP对中国的可能影响有三点。

第一,由于成员国间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降低,长期趋于零关税,引发贸易转移效应,具体影响幅度取决于中国和其他TPP成员出口产品间的竞争性及相互替代性。

中国往北美出口纺织服装、电子产品等中低端制造品面临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的竞争替代性增强,中国往东南亚出口半导体、计算机、机械设备、移动电话等高端制造品面临日本、美国的挤压,虽然短期影响有限,但长期不容忽视。

第二,伴随着成员国间成本降低和贸易转移,FDI(外商直接投资)也可能随之转移,但依托中国庞大市场和强大制造能力配套的产业链条受影响较小。

第三,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被削弱。

平安证券报告认为,虽然中国被排除在TPP 之外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但也没必要过于悲观。

原因在于,一是当前TPP仅仅形成部长层面的协议,真正付诸实施尚待时日;而目前各国对TPP的态度褒贬不一,各国内部对于TPP 的通过均存在不确定性。二是TPP成员国形成的贸易圈并非完全封闭,中国已经与12个国家中的多个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安排,这无疑也将有效缓冲TPP对中国外贸带来的冲击。

同时,TPP协定对于国企私有化、食品安全、知识产权、货币自由兑换等方面的要求,与中国未来的改革方向不谋而合。因此,如果借由此次TPP 协议的契机,能够倒逼中国加快国内的改革进程,无疑将有利于中国中长期经济的发展。

华融证券的观点是,TPP协议主要基于地缘政治考量,短期对中国实质影响有限。中长期影响取决于双方的博弈,美国通过TPP吸引更多国家加入,对中国的负面影响将逐步加大,中国则以自贸区和“一带一路”进行突围,最终影响取决于两者进程的较量。

德邦证券认为,中国的成败关键还是在于国内的结构调整和改革,而不是TPP以及未来的TI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只要改革措施到位和经济自动出清调整到位,中国经济并无大碍。

需要中国走出去企业注意的是,TPP协议的一大突破,在于把通常仅用于双边条款中的“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ISDS)机制,首次扩展到多边机制当中。

ISDS机制,即给予跨国企业在签约国更大的权利,它们可以对签约国政府的法律与政策变化所带来的损失要求赔偿,因此能够极大地扩张跨国公司的利益。例如,美国西方石油公司在2012年凭借ISDS条款,从厄瓜多尔的油气政策变化中,获得了22亿美元的赔款。

中国如何应对

中信证券指出,中国不仅仅是全球最大的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不只是中国有加强国际贸易合作的需求,其他国家同样也有加强与中国进行贸易合作的需求和动机。

因此,中国可以着重打造“一带一路”、亚太自贸区(FTAA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各种双边自贸区(FTA)、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和国内自贸区(FTZ)等一系列对外开放合作方面的大棋局。

目前,TPP的创始者四国都已分别和中国建立了自由贸易关系。在后来加入TPP的8个国家中,智利已与中国达成FTA,文莱、越南和马来西亚虽然没有与中国直接签订FTA,但是其所在的东盟早已与中国签订了FTA。现在与中国达成FTA的国家在TPP中占比近70%。

从短期看,只要继续推进正在谈判中的中日韩FTA、中加FTA和中美投资贸易协定谈判(BIT),并尽早与墨西哥启动双边FTA谈判,这种模式同样能有效地促进中国经济增长,而且可以不断复制推进。

从更大的范围看,中国要突破TPP封锁圈,仍然要建立更为广泛和开放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另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存在着大量的合作平台和合作机制。

有52个国家签署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成员国中包括了TPP协议中除日本外的所有亚洲国家和大洋洲国家。所以进一步深入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亚投行的筹备以及国际产能合作等措施,亦可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自由贸易网络。

由于门槛较高,中国离满足加入TPP的条件还比较远,短期内难达到要求。但对标TPP符合中国改革发展方向,可以为我所用,推动国内各方面积极改革和转变,如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国企改革、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强化环境和知识产权改革等等,待条件成熟时或加入TPP。

海通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认为,TPP 并非要全面封锁中国,而是增加美国的竞争优势,长远看,中美自贸区也非不可能。

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份访美获得丰硕成果,双方在国际与地区事务、应对全球性挑战等方面达成重要共识,夯实了两国关系未来发展的基础。中美双方同意强力推进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以达成一项互利共赢的高水平投资协定。如果BIT进展顺利,就可以逐渐过渡到投资和贸易谈判(BITT),并最终有望实现FTA。只要最终中美能实现FTA,那么所有的区域贸易限制都是浮云。

同时,TPP 协定对中国而言虽然是重大挑战,但也意味着巨大的机会,如果能够按照TPP 的游戏规则积极改变,特别是“啃掉”国企改革和服务业开放这两块改革的硬骨头,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将有望显著提升。

国联证券报告指出,中国应努力寻找下一个“比较优势”。

首先,贸易存在的本质是源于相互之间的比较优势,如中国加入WTO的后的快速发展正是基于人力成本的比较优势。中国如何在人力成本之后寻找下一个如技术、制度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是当前的重中之重,这就需要国企改革、技术创新等加快推进。

其次,加快自贸区建设,减少贸易的人为障碍。上海自贸区、东盟自贸区即是此尝试,甚至不排除同样加入TPP。

最后,打破贸易的地理障碍。如“一带一路”正是建立在地理优势上的合作,包括克拉运河等运河的开凿减少海上航运时间等也是此方面的尝试。

关于TPP的背景和特点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前身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Partnership Agreement,TPSEP)。最初是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的一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目前由美国主导。

TPP谈判始于2010年3月,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越南、秘鲁、马来西亚等12个成员参与。成员国GDP总合约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总量近40%,货物贸易占全球总量的1/3左右。

TPP协议覆盖的内容除了传统的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之外,还包括知识产权、投资、劳工权利、环境保护、国有企业和政府采购等多个领域,各领域的准入标准也较以往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更高。

走出去智库(CGGT)公众号

我的思考:tpp是麦卡锡主义的当代变种,北约经济体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华约曾经的经互会也不错。打破封锁的唯一办法就是发展自身的经济内生活力。早期苏联的计划经济就发展的不错。在西方世界经济危机之时独善其身。所以无需担心tpp.

展开全文
  • 移民专家
  • 免费咨询添加微信ID:yimintong01
  • weinxin
  • 出国知识库
  • 添加公众号ID: chuguozhishiku
  • weinxin
移民通
  • 移民百事通,分享实用出国知识,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出国知识库 ID: chuguozhishiku
  • 免费咨询与行业渠道合作请添加微信ID:yimintong0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