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形势、改革与机遇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日前发布,其为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的价格改革划定了清晰的时间表。按照部署,能源领域的改革重点已从年初的电改转向油改。
王进
10月27日,由走出去智库合作伙伴、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全球化研究所主办的“能源:形势、改革与机遇”沙龙在京举行,沙龙由国家能源改革方案起草组专家、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主讲。

王进重点分享了煤炭、电力及油气行业的现状、改革思路和方向以及民营企业的投资机遇。他认为,目前煤炭、油气等产业全球价格低迷,但恰恰是中国投资人进行海外兼并重组的最佳时机,同时,“一带一路”等沿线的国际能源合作值得关注。

要点

1、现在是中国能源企业到海外兼并收购投资的最佳时机,因为未来国内市场对油气需求依旧很大,而现在全球资源价格低,拐点价值凸显。

2、油气改革的设计方案是从政府、市场和企业三个维度出发,进行全产业链市场化改革。

3、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值得投资人关注,比如“一带一路”上的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等国都要建设发电厂,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缺电缺网。

正文

“能源:形势、改革与机遇”沙龙现场
“能源:形势、改革与机遇”沙龙现场

10月27日,一场以“能源:形势、改革与机遇”为主题的沙龙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00名能源领域的企业高管参与沙龙。

此次沙龙由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全球化研究所主办,由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石油业商会和《能源》杂志协办。

作为“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的系列活动之一,本期沙龙邀请的主讲嘉宾为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所长王进,王进和与会者重点交流了能源领域的形势与挑战、能源领域的改革思路以及由此带来的民营企业的投资机遇等话题。

能源行业危中有机

王进首先介绍了目前能源领域各行业的现状及挑战。他表示,最近两年,能源领域各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如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已经不再,动力煤的价格两年间从每吨800元骤降至不到400元,需求减少造成交易量下滑和价格暴跌,煤炭企业利润因此下降,若干高成本矿场面临倒闭,很多煤炭资源型城市趋于萧条。

“全球煤炭市场的表现同样如此,但这也诱发了行业新一轮兼并重组的机会。”王进说。

王进表示,从国内来看,需求依然存在,但未来能否通过技术革新和规模化开采来降低成本和制造清洁的煤炭产品,仍是很大的挑战。

对于电力行业,王进认为,电力需求空间巨大,是个永恒的主题,加上新能源汽车和未来GDP增长需要,电力需求会进一步扩大。尽管其中如火电等行业存在暂时的产能过剩,但发电与储能技术的更新,将使电力成本进一步降低。追求高效能、低排放甚至零排放的标准,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例,既是挑战,也是未来的市场看点。

“交易量在上升,但是价格下跌,非常规油气投资下滑,在油气行业,全球市场都是这样。”王进说,“但现在也恰恰是中国能源企业到海外兼并收购投资的最佳时机,因为未来国内市场对油气的需求依旧很大,而现在全球资源价格低,拐点价值凸显,投资人可以高度重视。”

由于天然气在环保方面优于石油,王进非常看好未来的天然气市场。在他看来,全球碳排放的压力让清洁能源,包括核电、风电、太阳能、生物发电等前景广阔,而中国资源丰富,技术日益进步,新能源领域适合各类企业参与,目前的难点在于降低成本、并网消纳和补贴到位,跨界和多能互补是未来能源领域的方向。

能源改革有哪些看点

10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布,为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的价格改革划定了清晰的时间表。

另据媒体报道,按照国家对能源领域改革的总体部署,年初重点是电改,下半年重点则转向油改。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的《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已经形成初稿且正在加紧完善,有望在年底亮相。

作为国家能源改革方案起草组的专家,王进重点介绍了煤炭、电力及油气行业的改革思路和方向。

王进表示,煤炭行业需要继续拯救,改革的总体思路是通过积极的政策支持,以市场化机制为基础推动煤炭行业重组和转型升级,包括妥善安置职工,建立长效机制,推行产能替代政策等,兼并重组可以增强企业的规模优势和核心竞争力,打造煤炭集约高效循环产业生态链。

“现在能源领域最大的改革是电力改革和石油天然气的全面改革。”王进说,“电力领域的改革核心是把输电、配电、调度、交易各个垄断环节的效率提上去成本降下来,把电力交易市场做起来,电网企业竞争性业务退出还给市场,这将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王进称,油气改革的设计方案是以产业链条为主线,从政府、市场和企业三个维度出发,对油气产业上中下游各主要环节,包括矿权出让、勘探开发、管网储运、贸易流通和炼化等进行全产业链市场化改革,从而建立起公平竞争、开放有序、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市场体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改革的成功。

王进透露,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将三大油气企业的管道业务独立出来,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或资产出让方式,设立不同层级的多家管网公司,管网公司只负责管道投资和油气输送,不参与生产销售,目标是实现财务独立到业务独立再到产权独立,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对于三大中央油气企业,王进表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改革方向要从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变为管资本为主,三大油气企业将来有望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保持对原上市公司的控股地位。做强主业,剥离辅业、三产、多种经营和油田服务,组成若干独立经营的企业,由三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控股、参股、出售或者下放地方政府管理。

“未来某个时间点,国家不再对油气的批发零售定价,交由市场竞争调节。重点是把管网做好,把上下游放开,这是主要思路。”王进说。

能源改革带给民企机会

能源领域的改革红利,及其引发的投资机遇,是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极为关注的话题。

王进表示,投资一个领域首先要看这个市场有多大的空间,从静态收入来看,电网(3万亿)、油气(8万亿)、煤炭(3万亿)、新能源(全球2万亿)。

“对于上述提到的油气的管网投资,我们鼓励民营企业进来,长期投资大约能有10%左右的回报,考虑到资本金和银行贷款,企业是可以赚钱的。”王进说。

对于其他市场的机会,王进认为,煤炭清洁化利用、节能环保和减碳是最热的主题。分布式能源和区域能源都会成为中国将来的主流。此外,管网线储运及智能化、新兴能源技术与模式创新、能源生产辅业及各种服务业,都存在大量投资机会。“对于民营企业,关键是从供给角度细化。”王进强调。

王进特别提到了新能源汽车,认为这是将来非常大的市场。在这一领域,无论是做整车还是做电池,或是充电桩、物联网,都有机会。“因为电动汽车国内外几乎是在同一水平线,即使国外部分技术领先,但在基础设施铺设和运营上与国内并无显著差别,所以这方面会催生很大的市场。”王进说。

王进同时提到,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值得投资人关注,包括在哪些国家进行哪个领域的兼并重组,是企业需要研究的事情,比如“一带一路”上的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等国都要建设发电厂,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缺电缺网。

在沙龙提问环节,有与会者问及未来如果把三大油企的辅业推到市场上,是否会把现存的很多小油服公司挤出市场,王进回答,市场有大企业干的事儿,也有小企业干的事儿,正如阿里巴巴不会把家门口的小超市消灭一样,重要是做好份内的事情,准确定位。

还有与会者对中美油气贸易、能源领域的税制改革、电力销售、新能源补贴政策等提出问题,王进均一一作答。

关于“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

“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联合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共同推出,旨在为学员与世界级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及企业家提供一个高层次的智慧分享、对话交流与务实合作的平台,通过整合“政、产、学、研”四方面领导力要素,培养学员的政策影响力、学术运用力、产业竞争力、创新研发力,为中国政府和企业培养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走出去智库(CGGT)

展开全文
历史上的今天
10月
30
  • 移民专家
  • 免费咨询添加微信ID:yimintong01
  • weinxin
  • 出国知识库
  • 添加公众号ID: chuguozhishiku
  • weinxin
移民通
  • 移民百事通,分享实用出国知识,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出国知识库 ID: chuguozhishiku
  • 免费咨询与行业渠道合作请添加微信ID:yimintong0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