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集《保险箱》

  • A+
所属分类:海外生活

马小姐是通过婚姻移民的办法来到了墨尔本。三十岁的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长得也蛮漂亮的,是一个叫托尼的男人将她从上海带到墨尔本。马小姐除了在悉尼有一个表妹,在墨尔本托尼也就算是一个朋友了,所以马小姐的大小事就全是赖着托尼帮忙,托尼倒也是很乐意,只要马小姐一个电话,他会马上赶到。

马小姐来墨尔本已近是一个月了,一个月里她到处找工作,都因为她不懂英文和广东话而没人聘用。正当马小姐苦恼发愁之际,托尼就给走投无路的马小姐指了一条既不用讲英文又能赚到钱的路。有一天,托尼带着色咪咪的眼神看着马小姐说:“你现在说是有老公的,其实你就是一个人。一个人什么事都可以做,你还年轻也漂亮,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优点去赚点钱呢。”

 

马小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托尼说:“我不懂英文怎么赚钱啊!前几天我看到报纸上得招工广告,全是要会英文的,有的还要会广东话的。人长得再漂亮,不会英文是没有用的。”

 

“你不懂,这里有的工作是不需要讲话的,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只要是合法的,没有我不敢的,找不到工作我都快急疯了。”

 

“我的朋友在郊区有个按摩院,服务的对象全是洋人,生意很好。都是当天给现金的不用交税。如果你同意,可以去试一试。”

 

“我又不会做按摩的,老板是你的朋友也不会要我的。”

 

“哈哈,我老板开的按摩院,不会按摩没关系的。只要你肯去就是会按摩了。”托尼的话里,很明确地告诉马小姐将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什么样地方了。

 

“我不去,我在电影里看到的,这些地方都是有黑社会控制的我怕。”

 

“这都是拍电影瞎说的。现在哪里有这种事。这样我明天带你先去看看,如果你感觉不好,我就带你走。如果你想留下试试的,我可以陪你到下班。”

 

马小姐被托尼的这份热情所打动,答应明天让托尼带她去了解一下情况。第二天上午,托尼开着车带着马小姐来到了墨尔本郊外的一家按摩院。一个年近六十岁浓妆艳抹的女人,将马小姐和托尼迎进按摩院的大门后,她自己主动地介绍说:“我是这里的老板娘,靓妹是新来的吧,只要你的服务态度好,你不愁赚不到钱,而是来不及赚钱。”

 

马小姐问:“这里安全吗?有黑社会搞事吗?如果我不想做了会不会有黑社会的打手上门找我呢?”
老板娘说:“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澳大利亚。我来墨尔本几十年了,想找黑社会都找不到。靓妹啊,你是香港黑社会的电影看多了。”

 

就这样,说是去摸情况的马小姐,倒是让情况给摸上了,她马上就留在了按摩院上班。当晚12点,马小姐下班时,托尼果然还在等她。

 

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少,高悬在路边的路灯也很昏暗,托尼的小车内是黑黑的。只有托尼的车在发出沙沙的行车声响。马小姐坐在托尼的车里想着心事,今天就赚了七百澳元,换算成人民币就是四千多啊,出国借的钱很快就能还清啦,马小姐还沉浸在盘算着还钱的事,突然托尼开口说话了:“今天你怎么样呢?”

 

马小姐很警觉地答:“你是什么意思呢?”

 

“你不用神经兮兮的。我是问你收入怎么样?”

 

“赚了四百。”马小姐故意少说了,

 

“第一天就有四百,你是刚进这一行,马上就不止四百一天啦。但是你想过吗,你现在是高收入的人,你的收入是一半要交税的。假如你不交税呢,那全部是你的,因为你做的是现金工作。但你的钱又不能存银行,因为你去银行开账户是要将你的税号告诉银行的。银行有了你的税号,就是告诉了税务局你是有钱的,税务局就可以查你和罚你。”

 

“托尼,怎么办呢?赚点辛苦钱还有那么多的事,早知道澳大利亚这么麻烦,我就不来了,现在想回去也回不去,烦死人了。”

 

“办法还是有的。这里做现金小生意的人,大部分都是少报税或不报税,他们都会在家里弄一个保险箱放现金。”

 

听托尼这么一说,虽然四周漆黑,马小姐的脸上还是泛起了笑容。

 

第二天,托尼带就着马小姐去商场买保险箱。托尼很热情地帮着马小姐挑选,最后他选中一个微波炉大小的重重的保险箱。这个保险箱,马小姐一个人肯定是搬不动它的。托尼也是喘着粗气费着吃奶的劲,才将保险箱弄进马小姐的家的衣柜里,衣柜是马小姐认为放置保险箱最安全的地方。

 

马小姐自从进了这家按摩院后,再也没想要换其它的工作。每天深夜,马小姐回到家后唯一要做的也是喜欢做的事,就是先数一遍当天收到的钱,然后打开保险箱,将钱按一百的,五十的正正齐齐分二叠放在保险箱里,小数额的钱就放在随身携带的钱包里,再将保险箱锁好,她每天晚上都在做同样的一动作。

 

半年过去了,马小姐的每天晚上的数钱,锁保险箱的活动在无惊无险的很有规律的进行着。在这半年里,托尼也只是马小姐打电话约他,他才会去马小姐的家。有时托尼也会主动打电话给马小姐问寒问暖的,甚至于在电话里还跟马小姐调情。

 

一天半夜,马小姐下班回家,在到自己家门口时,她发现自己家的门是微微的斜开着。看到这个情景,马小姐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她马上意识到小偷进了自己的家,她想那沉甸甸的保险箱小偷可能拿不走,于是她急步走进已经被小偷打开的家门,她打开电灯,窜进卧室,看见衣柜的门是畅开着,那放保险箱的地方早已是空空的。

 

看到保险箱被偷了,马小姐几乎是疯掉了。她傻傻地呆呆地一动也不动地像个木雕似坐在地上,当她看到窗外慢慢地泛白时,她才缓过气来,这时她想起了托尼。

 

天放亮后,马小姐就开始不停地拨打托尼的手机,但托尼的手机里传来的却是一大串的英文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托尼已经停止使用这个号码了,那托尼去哪里了,到哪里去找托尼呢?

 

马小姐的心在流血,马小姐的心在哭泣,她便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怎么会事呢?保险箱被偷了,托尼为什么也失踪了呢?我该怎么办呢?”

 

读者不要对号入座

  • 移民通
  • 移民专家免费咨询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移民百事通官方微信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