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集《坐飞机》

  • A+
所属分类:移民时评
移民展览

我第一次坐飞机是在1987年11月的某一天,那天是我离开中国大陆赴澳大利亚,全家人都去上海虹桥机场为我送行。当年的上海虹桥机场只有几个小小矮矮的建筑物和一个不是很高的航站楼组成,上海还没有高架桥路和高速公路,从市区的老西门去虹桥机场一路颠簸需要二个小时左右。那个年代中国大陆的国内航班和国际航班都很少,乘坐国内航班的人,还需要出示有关部门的介绍信才能购买机票上飞机。当时的中国大陆和澳大利亚还没有开通直接航班,我是早上9点从上海起飞,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到达香港的启德机场(1997年前香港的旧机场)在香港中转,当天晚上7点再从香港起飞,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到达澳大利亚西部最大的城市佩斯。

因为我从来也没有乘坐过飞机,所以上了飞机后就成了刘姥姥进大观馆园了。在上海飞香港的途中,国泰航空公司空姐派发给我的午餐我不敢吃,误以为是要另外付费的,一直到空姐前来收回餐具时,我都没敢打开放在我面前的餐盒。而漂亮的空姐却以为我不喜欢吃呢,她和颜悦色地操着不太流利的国语对我讲:“先生,您是不是不太习惯这个航空食品?”我毫无表情地回答:“没有啊。”空姐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接着说:“这是给您的食品,如果您没有特别的要求,请您慢慢享用,我会在您用餐完毕后再来收取您的餐具。”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飞机上是提供“免费的午餐”啊。

 

飞机在香港中转时,整个启德机场的航班信息的播报都是用英文和粤语,那个时候的我,不但不会英文,就连广东话也是当外语去对待了,香港在1997年回归之前基本不使用普通话。我在启德机场里花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从一个登机口换到了另一个登机口,生怕是误了上澳大利亚的飞机,硬是在澳大利亚航班的登机口边上,不吃不喝傻傻地足足坐了6个小时。

 

晚上7点终于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顺利地登上了香港飞往澳大利亚西部城市佩斯的飞机。有了上海飞香港的经验,所以在香港飞往佩斯的那几个小时里,我就在飞机上大胆地该吃吃该喝喝。用完了飞机上提供的晚餐后,空姐就给每一个旅客发放一张英文的澳大利亚入境登记卡,这张略带黄色的澳大利亚入境登记卡的格式和内容,自我30年前第一次见到它起,就从来再没有变化过。可是那天晚上,这张小小的入境登记卡却成了我最头疼的事。我借助着一本随身携带的中国文革后期出版的《中英翻译字典》,一字一句地将整张入境登记卡的意思弄明白并填写清楚,这个时候机舱里响起了空姐甜美的粤语播音声,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了。
后来的几十年经常穿梭于中澳两地,飞机已经成了我最基本的交通工具之一了,如今即使是坐在宽大的商务舱中,也不会再有第一次坐飞机时那种莫名的兴奋和那种傻傻地劲,那个在飞机上不敢多要一杯水吃饭怕被收钱,一张简单的澳大利亚入境登记卡需要填写几个小时的场景,会时不时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中。

  • 出国圈app
  • 下载出国人脉圈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移民百事通官方微信
  • weinxin
澳洲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