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国经济,痛苦转型危机四伏

  • A+
所属分类:移民时评

元旦当天,中国公布去年12月制造业PMI指数为49.7,虽比去年11月的49.6些微上升,但重要的是,仍在50之下,显示制造业仍在萎缩中。这已是制造业连续第五个月处于萎缩状态。去年底公布的一项中国民调显示,大部分投资者预期,股市在新一年下跌机会很大,房市也预期会下跌,房屋销量可能再减10%。68%的受访者说,今年没打算买房。经济学家则估计,未来一年中国经济将持续放缓,最快要到2017年初才有较稳定的表现。

2016中国经济

以下是对2016年中国经济的一些观察。

第一,中国经济越来越重要。中国2015年经济成长,占全球经济成长约三分一,未来两年可能占到一半;中国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对全球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去年的股灾和人民币贬值(只贬2%),已在全球引起轩然动盪。展望2016年,人民币再贬机会极大,虽然中国不愿见人民币大幅贬值,但贬幅很可能超过2%。

第二,力保6.5%增长。习近平主席表示,未来五年只要保住6.5%的经济增长,就可维持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北京当局估计,2016年增长率为6.8%;美国银行认为,只有6.3%。但更多研究显示,实际增长低于6%;花旗银行一直坚持,只有约4%。根据铁路货运量和产出电量计算,中国目前的增长已低至3%。由于增长续减缓,估计中国政府将采取一切必需的刺激经济措施,甚至不惜放弃一些改革,以保住6.5%增长。

第三,痛苦转型。无论是否保住6.5%增长,中国经济当前最大现实是痛苦转型。过去,中国以投资带动增长,但这种模式造成产能过剩和经济泡沫,无法再持续下去,必须另找增长新动力。这是习近平政府要以内需和消费带动增长的主因。但转型极难,痛苦期至少要两、三年,甚至五年、十年;期间必须进行「结构改革」,却很容易失控,2015年出现的股灾和人民币贬值,反映政府无法预防失控,被市场力量打乱了步伐。转型虽然痛苦,但改革却不能延后,如果延后,未来要付出的代价更大。

第四,危机四伏。转型期中,中国经济可谓危机四伏,可能爆发的危机包括:

制造业和出口衰退: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对制造业和出口越来越不利,因为美元日渐走强,人民币汇价相对抬高,不利工厂生产,减弱出口竞争力。

人民币贬值:美元日强,不断将人民币汇价推高,人民币被迫贬值的压力越来越大。欧盟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估计欧元2016年将贬值至少6%,中国要保持对欧出口竞争力,势必作出相应的人民币贬值。但人民币刚「升级」为国际货币,估计中国政府不会对人民币作大幅贬值,避免损害人民币地位。

债务改革:负债深重的国企和私企,原是改革重点,但经济增长放缓,习政府不得不力保6.5%增长,因此又开始向这些殭尸企业放宽借贷,让它们拖延改革。殭尸企业使银行出现大量坏帐,截至2015年底,坏帐已占银行全部贷放的15%,情况已和美国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时相若。

资金外撤:2015年股灾后,外资大幅从中国撤出,中国的富裕阶级也大举向外国投资,撤走的资金已影响到整体经济。最新情况还显示,外国大银行纷纷出售在中国的业务,打算撤出中国,这些外国大银行包括德意志、美银、高盛、香港的渣打银行。去年11月一个月内,中国的外汇储备减少870亿美元。

房市泡沫:占GDP总额15%的房市,2015年底虽略有起色,大城市房价略为回涨,但京沪深圳等地的房价2000年以来涨了七倍,这是全球历来最大的泡沫,规模远远超过1980年代末的日本房市泡沫。中国的房市泡沫仍有可能破灭,酿成巨灾。

第五,消费已成中国经济的最大寄望。目前,国内消费所占的GDP比重,仍低于出口;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美国,过去一直是消费占了GDP的七成,最新统计更显示,已增至占85%,反映美国国内消费的巨大潜力。中国新兴中产阶级人数越来越多,消费力迅速扩张,2016年估计将有可观增长。中国政府今年共投资1800亿美元发展互联网,有助推动网购;今年的网购额,估计可达3.5兆美元,比2014年增加64%。

综合而言,2016年中国经济虽不致陷入被西方媒体夸大形容的「崩溃」和「硬着陆」,但因为处于痛苦转型的关键期,确实是危机四伏,随时可能失控,引起比2015年更大的震盪。这正是中国财长楼继伟在新年展望中所说「风险极大」的原因。

  • 移民通
  • 移民专家免费咨询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移民百事通官方微信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